首頁 / 影人&影事 / 正文

導演賈樟柯:從電影到兩會到底有多遠

今年賈樟柯針對二三線城市和鄉村普遍存在的老年人無法自如使用智能手機網絡購物、線上繳費,以及開展網絡社交活動等現實困難,提交了一份如何讓老年人享受數字生活、安度晚年的議案。

今年兩會,已經是賈樟柯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履職的第三個年頭。今年賈樟柯針對二三線城市和鄉村普遍存在的老年人無法自如使用智能手機網絡購物、線上繳費,以及開展網絡社交活動等現實困難,提交了一份如何讓老年人享受數字生活、安度晚年的議案。

這份提案再次“破圈”,引來熱議。

很多人熟悉賈樟柯是因為電影。其實,早在今年4月征選各方意見準備修訂《著作權法》的過程中,已經采納了賈樟柯在去年兩會期間提交的“關于在著作權法中給予視聽作品導演和編劇作者權及收益權”的議案。

其實,提出老年人享受數字生活、安度晚年的議案,也來自于賈樟柯在疫情中感受到的一切——以此次疫情為背景創作背景,賈樟柯用手機拍攝了一部三分鐘的短片《來訪》。疫情期間,賈樟柯除了看書寫作,給學生視頻上課,就是用網絡視頻會議溝通平遙電影節籌備情況,他深切的感受到數字化、網絡化為我們生活帶來的便捷。但作為電影人,他敏銳的發現,作為被網絡邊緣化的老人,他們根本無法親近、操作數字化。

發現這個問題,賈樟柯開始在北京、山西進行走訪。正是這次走訪調研,讓他發現,有近一半獨居老人,完全不適應網絡繳費、線上掛號以及網約車等。他在采訪中表示,有很多老年人雖然有手機,但并不能很好地掌握這些功能,給生活帶來了很大的不便。

就在兩會的前夕,賈樟柯又來到位于北京市朝陽區的太平莊北社區,調研走訪多位離退休在家的老年人對生活中智能設備的使用情況,這個社區的常住居民8000余人,60歲以上的老年人超過2000人。

為此,賈樟柯呼吁發動社會各界參與進來,讓老年人的網絡生活不再“邊緣化”。同時賈樟柯建議市政部門、銀行等機構在過渡期保留窗口,給這些老人帶來方便。

“比如說銀行有一兩個窗口,可以給不太懂數字生活的老年人使用。我們不能忽視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這是他的原話。

賈樟柯還建議,推動老年人融入數字化生活,基層社區要發揮功能,組織老年人進行培訓、興趣培養等。開辦老年人網上課堂、網上興趣群組、志愿者網上服務,幫他們融入數字化生活。

“這是很多我們的同行所期待的——導演回到攝影機后面開始拍攝,我們的觀眾能坐到電影院里肩并著肩看電影。我也相信隨著國家疫情防控取得的勝利和進展,這一天可以很快到來。”

接受采訪的時候,賈樟柯如是說。不管作為導演還是人大代表,這位“賈科長”都很純粹、真誠、簡單、溫柔,他熱愛電影,熱愛思考,非常有責任心,對自己的,對電影的,對社會的。

賈樟柯是國內年輕一輩的導演里面,屈指可數用影像講述故事的。熟悉他的人都應該知道,他的電影風格更接近法國新浪潮和意大利新現實主義,喜歡用平鋪直敘的手法展現普通人經歷的煩惱。

我的一位朋友,曾這樣跟我說,賈樟柯的電影總給人一種想哭泣的沖動,那是屬于那個時代使命感,也飽含了對這個時代的思索,時代塑造的小人物的心酸,從賈樟柯的電影里感受到最深的用一個成語就是,英雄末路。

江湖路遠,斯人如詩。讓我們期待“賈科長”更好的提案,更期待他為我們帶來更多的熒幕驚喜。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