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速遞 / 正文

《雪國列車》重啟,還是奉俊昊的故事底子好

這部美劇版《雪國列車》,改編自奉俊昊的電影版,故事上自然也是延續了奉俊昊奠定的故事架構。

《雪國列車》重啟了,是美劇版的《雪國列車》。

這部美劇版《雪國列車》,改編自奉俊昊的電影版,故事上自然也是延續了奉俊昊奠定的故事架構。

但是由于故事實在過于耀 眼,如果全部照著電影版去改編,難免有些枯燥無味,以及拾人牙慧之嫌。

所以這部美劇版《雪國列車》,其實是在觀眾知道故事結局的情況下,在故事中段上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編。

既然觀眾都已經知道了結局,知道雪國列車是人類社會的微型,知道這里存在著階級對立和壓迫。

那就在故事主題的不變的情況下,讓上下層之間進行大量的互動,讓底層的人明白雪國列車的運營模式和存在價值。

七年前,人類世界被冰封了之后,威爾福德制造的雪國列車成為了人類最后的家園。

但是,很明顯這里需要買票上車。

富人們出得起這個錢,窮人們就要活活被凍死嗎?

于是,窮人們聯合了起來,沖上了雪國列車,并且占領了底層車廂,被迫接受上層車廂的領導和施舍。

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

這七年以來,窮人們和富人們之間發生了無數次的流血斗爭,不過全部以窮人們的失敗而告終。

但是階級壓迫帶來的革命火種并沒有因此熄滅,窮人們仍然時時刻刻準備站起來,打破這不平等的世界。

就在此時,上層車廂的人,突然跑來帶走了窮人們的革命領袖。

這一下就讓窮人們傻眼了。

原來上層人帶走革命領袖黑人小哥,是因為黑人小哥是整個雪國列車上,在大冰封之前,在人類社會做過警察的人。

雪國列車本來就是這個微型的人類社會,即使已經到了末日時代了,這里依然發生個各種人類骯臟的勾當。

在經濟艙的那個區域,竟然發生了暴力犯罪,有人連續用極其殘忍的手段,殺人拋尸。

這件連環殺人案本來在二年前已經結案了,結果如今又出現了相似案件,那么要么就是當年抓錯了人,要么有人在模仿相同的作案手法。

很明顯雪國列車的管理者,已經認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所以不得不去下等車廂請出男主。

他們給男主的條件就是給他升艙,這就等于是讓他背叛自己的階級,背叛自己的同志。

男主自然是拒絕了這一提議。

不過自男主被上層車廂的人帶走之后,他的同志們顯得無所適從,他們認為男主有可能已經被殺了。

就在此時,底層車廂中的一位革命前輩,選擇用自殺來和世界對抗,這一下就激起了底層車廂的斗志。

他們叫囂著沖開了一扇又一扇門。

到了第三扇門打開之時,完全就懵逼了,數十倍的敵人正在嚴陣以待。

為了避免更大的流血沖突,上層人想要這些反叛者放下武器,為此男主特意跑來安撫這些自己的同志。

他們一起呼喊口號,一起約定。

在收編男主的時候,上層中有一人起到了關鍵作用,這就是詹妮弗·康納利飾演的列車播音員。

她五十歲的年紀,神采奕奕,很明顯屬于雪國列車上的管理層。

在和男主談判的一些關鍵問題上,也是她最后一錘定音。

看著看著,我就覺得詹妮弗·康納利的這個角色遠遠不止播音員這么簡單。

在美劇版《雪國列車》第一季的第一集最后幾分鐘,果然揭露了這個角色的真實身份。

原來她就是雪國列車的主人。

現今人類世界的控制者。

這一反轉,還是挺讓人意外的,真是細思恐極。

回想男主的遭遇,以及電影版《雪國列車》的最后,美隊得知自己不過是個棋子,而自己的同志,更是統治者的線人。

我大膽預測,美劇版《雪國列車》第一季的劇情,多半會是圍繞著列車謀殺案和間諜案進行,最后可能會有底層車廂的終極大暴動,但肯定會以失敗告終。

美劇版的《雪國列車》在劇情上多有迂回穿插,但是最終還是會走上革命暴動,推翻舊世界,建立新世界的老路。

這就要感謝奉俊昊導演了。

是他給了這個故事最終的底色。

另外,我覺得詹妮弗·康納利飾演的女主,身上有著多重塑造的可能性,隨著劇情的發展,極有可能會是個熠熠生輝的角色。

一起期待吧。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