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觀點&研究 / 正文

透過銀幕,與童心童真對話

中國兒童電影有著良好的根基,曾涌現多部經典之作。動畫片《大鬧天宮》《小蝌蚪找媽媽》《神筆馬良》、真人飾演的兒童片《雞毛信》《寶葫蘆的秘密》《小兵張嘎》《閃閃的紅星》等,塑造了幾代中國人的童年記憶,也深刻影響了很多人的人生。

 以類型敘事提升兒童電影的觀賞性和思辨性方面,動畫電影的突破尤為明顯。

 破解兒童電影的發展難題,除創作本身提升美學品格外,產業層面的建構也十分必要。

 中國兒童電影有著良好的根基,曾涌現多部經典之作。動畫片《大鬧天宮》《小蝌蚪找媽媽》《神筆馬良》、真人飾演的兒童片《雞毛信》《寶葫蘆的秘密》《小兵張嘎》《閃閃的紅星》等,塑造了幾代中國人的童年記憶,也深刻影響了很多人的人生。孩子們通過觀看電影拓展人生的視野,積累應對挫折的經驗,培育強健全面的心靈,為一生鋪展明麗的底色。

 新世紀特別是近期以來,中國銀幕的新變化、新力量迭出,一批優質兒童電影作品引人注目,兒童電影創作和產業發展不斷拓進,值得總結和思考。

 變化首先來自對兒童電影的認知。

 近些年,創作者意識到不能只求說教功能、不顧藝術規律,只有平等而真誠地面對小觀眾,蹲下來與他們對話,作品才可能走進他們的內心。他們將兒童電影視為審美教育的一種,并在具體創作中付諸實現。

 美育是提升兒童全面素質、啟發兒童想象力、保護兒童個性發展的重要手段。兒童電影除有正面價值觀的教育作用外,更有其他媒介不可代替的美育價值。一方面,它用具體可感、鮮明生動的“美”的形象感染和教育兒童,其吸引力超越了文字和數字。另一方面,它能夠調動情感,激發愛心,喚起童心、童真、童趣,使兒童在審美中得到愛與善的陶冶。同時,它具有較強的娛樂性和游戲性,為兒童提供一個想象與娛樂的平臺,讓他們得以放飛夢想、實現愿望。

 創作者對兒童電影的受眾群體也有了新的定位。繁榮兒童電影創作,應當分層次滿足不同年齡兒童的需求。兒童電影并不只是拍給兒童看,成人觀眾也是受眾群體,應兼顧兒童和成人兩類受眾的審美需求,創作合家歡式的電影。所以,兒童電影不等于簡單化、低幼化,應當以更具智慧的敘事表現童真童趣。

 兒童電影也應在提高原創力上下功夫,進一步拓展題材、內容、形式、手法。謹防為追求主題深奧,敘事含混晦澀,沉迷藝術個性表達,將兒童片拍成了“作者電影”。眾多經典作品啟示我們,兒童電影應該具有人文關懷,但敘事層面應當直接、明快而生動,符合兒童的心理特點和觀賞需求。

 隨著創作觀念發生重大轉變,近年來的中國兒童電影創作也有了重大突破。

 其一,不再簡單教條,而是以類型敘事提升影片的觀賞性和思辨性。動畫電影的類型化尤為明顯?!断惭蜓蚺c灰太狼》《豬豬俠》《熊出沒》《新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等系列片,以及《西游記之大圣歸來》《大魚海棠》《哪吒之魔童降世》《未來機器城》《羅小黑戰記》等單片動畫電影,全方位引入類型電影的創作觀念,類型元素的營造成為主導。其他優秀兒童電影如《長江七號》《尋找成龍》《憤怒的小孩》《豬太郎的夏天》《嘉年華》《米花之味》《銀河補習班》等,也都不同程度采用類型敘事。

 這些影片融入科幻/魔幻、懸疑、喜劇、動作、情感、勵志等類型元素,增強對觀眾的吸引力。其中以科幻/魔幻類型最多。把看似平凡常見的事物幻化成神奇美妙的形象,將深奧復雜的事物演變成淺析明朗的形象,抓住兒童思維的非邏輯性特點,科幻/魔幻類型片尤其貼近兒童心理,容易營造童真童趣的形象,贏得不少小觀眾的心。在此基礎上,這一類型把兒童對生活的獨特感受和理解表達出來,喚起更大人群的心理共鳴。

 其二,內容層面,兒童電影不再拘泥于平面直白的“好孩子”塑造、簡單空洞的價值觀宣揚,而是注重提煉反映真實生活,塑造豐富立體的人物,并在此基礎上追求人文深度和思辨價值。無論動畫電影還是真人飾演影片,真實豐滿的人物形象是贏得共鳴的關鍵。比如《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小哪吒,并非天生的乖孩子而是頑劣不遜,哪吒一路成長投射出的人性之光,溫暖并感動了很多觀眾。

 現實題材的兒童電影如《青澀日記》《旺扎的雨靴》《過昭關》《小狗奶瓶》《銀河補習班》等,在表現現實生活時也力求真實,以兒童和青少年視角展現中國社會現實的不同側面。與癡迷于個性表達、敘事晦澀的“作者電影”不同,這些影片在類型營造和明晰敘事的基礎上增強深刻性。如講述留守兒童生活的《米花之味》,以飽滿生動的情節、節奏明快的敘事,營造出較強的戲劇張力,表現出中國鄉村現代與傳統的碰撞,對親情與生命等人類共同價值亦有著獨特的藝術表達,具有現實性和思辨性。

1

2

  在破解難題中優化產業布局

 在取得突破的同時,國產兒童電影創作依然面臨諸多挑戰。整體創作不均衡,仍有較多影片處于簡單直白的說教,尚未提升到美育層次。動畫電影突破明顯、類型敘事創新積極,而真人表演的兒童電影總體表現平平。有些兒童電影在創作時矯枉過正,過分凸顯成人的視點,缺少對童真童趣的營造,成人世界的故事和邏輯被直接移植到兒童電影中,不但造成影片內容與兒童的真實生活和真實心理脫節,更遠離了審美教育的要求。

 破解這些難題,除創作本身提升美學品格外,產業層面的建構也十分必要。目前,發展兒童電影產業已在業內取得共識,通過產業化的方式,制造、營銷適合兒童觀賞消費需求的電影產品。這就要求提升兒童電影投資創作的類型化、營銷運作的商業化、市場開發的多元化?!段饔斡浿笫w來》《哪吒之魔童降世》《銀河補習班》等兒童電影部分地遵循了產業化運作方式,積累了一定經驗。另一方面,我們的兒童電影產業鏈尚不完善,制作和營銷方面有了一些嘗試,而圖書、玩具、音像制品、電子游戲等衍生產品以及相關主題公園、旅游景點等多元經營仍是短板。進一步優化兒童電影產業布局,延長優秀兒童作品的生命力,是中國兒童電影跨越式發展的必由之路。(作者:趙衛防,為中國藝術研究院電影電視研究所副所長;制圖:蔡華偉) 

關鍵詞: 童真 童心 銀幕 對話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

責任編輯:qx